当前位置: 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 > 非洲文学与文化
非洲的发展离不开非洲语言——奎西·克瓦·普拉教授访问西亚非洲研究所

发布时间: [] [] [] [更大]
非洲的发展离不开非洲语言
——奎西·克瓦·普拉教授访问西亚非洲研究所
 
刘海方
 
8 月下旬, 北京初见秋意。加纳裔、现在南非工作的教授奎西·克瓦·普拉(Kwesi Kwaa Prah) 访问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。
 
普拉教授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: 加纳争取民族独立斗争时期, 普拉教授在加纳著名的阿克莫塔学校接受了中学教育。当他25 岁在阿姆斯特丹学习期间, 他曾把房子交给“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提供药品的医务委员会”使用。到20世纪60 年代末, 普拉在海德堡大学做教授的时候, 被选为“加纳国家学生组织”总书记。此后, 他返回到阿克拉,为津巴布韦无家可归的儿童和“西南非洲人民组织民族解放运动(SWAPO) ”提供资源。70 年代中期, 普拉教授先后在赞比亚大学、苏丹南部的朱巴大学和博茨瓦纳大学执教, 同时他还以各种方式支持南非非洲人的抵抗运动。像杜波伊斯、恩克鲁玛、帕德摩等他所尊敬的泛非主义者一样, 他的全部生活都与非洲人的解放事业密切相关。他还非常关心亚洲和南美洲被压迫人民的解放事业。从高校教学岗位退下来之后, 普拉教授领衔成立了非洲社会高级研究中心(The Centre for Advanced Studies of African Society , CASAS) , 专事非洲语言问题的研究。普拉教授一直致力于“推进人类获得更大的自由”。
 
在普拉教授的代表作品、标题为《超越肤色界限: 泛非主义者的主张》① 一书的序言中, 普拉教授概括出了下列观点: (1) 非洲人是地球上最可怜的人, 因而他们的解放是全球解放事业中最重要的方面; (2) 主要是黑人的非洲人, 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受到白人的压迫。因此, 非洲人反对西方压迫的斗争也是黑人觉醒的反映; (3) 几个世纪中,肤色一直被用做压迫非洲人的工具, 尽管现在的压迫和剥削主要是经济性的; (4) 非洲性重视历史、文化, 而不是生物学界限, 也即, 非洲性是无肤色意识的; (5) 非洲精英们作为一个特权集团放弃了自己的非洲之根, 且毫无例外地采纳西方人的文化和社会习惯, 颇像“不能离开旧主子的被解放的奴隶”; (6) 从殖民者手里继承了权力的精英们有不光彩的记录, 部分是因为他们抢劫了公共财产, 并把他们偷来的财产投资到了国外; (7) 非洲国家惟一的出路就是团结起来; (8) 泛非主义是“非洲人性的确认和声明, 是一种不可战胜的精神力量, 是非洲人决心团结起来获得所有人类中间平等权利的明证”, 是组织的原则, 是改变现实世界的目标。
 
①Kwesi Kwaa Prah , Beyond the Color Line : Pan - Africanist Disputations , Africa World Press Inc. , 1998 , p1188.